方智出版

距離蘋果正式發表麥金塔(該公司迄今最大膽的創新)之前的短短六個星期,賈伯斯卻發現自己遭人搶先一步。

賈伯斯迫不及待要把麥金塔推上市場。在他的想像當中,他的公司將會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裡徹底改變個人電腦的世界。然而,現在蓋茲竟然宣布微軟開發了一套新的作業系統,叫做什麼「視窗」(Windows)的?

賈伯斯滿肚子火。畢竟,蓋茲連競爭對手都算不上,他只是個銷售商而已。

事情的發展實在令人無法理解。賈伯斯欽點微軟為蘋果的電腦開發軟體,他絲毫沒有虧待蓋茲,不但與他同行出席會議、在蘋果的活動上邀請他上臺露面,還把他當成自己的心腹成員。

「把比爾.蓋茲給我找過來,」他對負責聯絡微軟的人員要求,「明天就要到!」

蓋茲雖然遠在美國另一端,賈伯斯的要求還是實現了。

在大出眾人意料的情況下,微軟並沒有派出一個團隊。蓋茲隻身前來,略顯彆扭地走進會議室面對大陣仗。

賈伯斯立刻開口對他痛罵一頓。「你這個賊!」他大聲怒吼。「虧我那麼信任你,結果你竟然偷了我們的東西!」

蓋茲默默接受他的斥責,然後停頓一會兒,但絲毫不顯畏縮。接著,他說出一句令對方無可招架的話:「史蒂夫,我認為這件事可以從不同的觀點來看。我覺得實際上比較像是我們兩人都住在一個叫做『全錄』的有錢鄰居隔壁,結果我闖進他家去偷電視,卻發現原來先被你偷走了。」

無論蘋果向媒體推銷了什麼樣的英勇故事,蓋茲知道事實真相:麥金塔從來就不是蘋果的發明,而是從全錄這家位於紐約羅徹斯特的影印機公司獲得的點子,經由「逆向工程」產生的結果。

賈伯斯的逆向工程

一九七○年代,全錄面臨一場生存危機。該公司的高階主管認定無紙辦公室是未來無可避免的發展,而他們並不打算被動等待那樣的未來降臨。為了投入創新研究,全錄在加州成立了帕羅奧多研究中心,簡稱「全錄帕研」。

這座研究中心立刻開始大量產出新點子,原因是這裡罕見地結合三項優勢:豐厚的資金、擁抱風險的文化,以及地理位置的機緣巧合。當時矽谷充滿傑出的工程師,而全錄帕研來得正是時候,因此得以廣納人才,還給他們完全自由發揮的空間。

在全錄帕研無數的發明當中,有一項是一部大多數人從沒聽過的個人電腦,名叫「奧多」(Alto)。這部電腦的許多特徵,後來都成了麥金塔與眾不同的特色,例如:讓電腦變得比較容易使用的圖像,還有用來下達指令的滑鼠。唯一的差別,是奧多研發出來的時間,比麥金塔整整早了十年。

全錄有個盲點。該公司的高階主管普遍認為打字是祕書的工作。他們完全想像不到電腦有可能成為居家用品。也許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絲毫不吝於向訪客展示奧多,包括展示給賈伯斯看。

賈伯斯當下就著迷不已。「你們坐擁一座金礦。」他對那個負責介紹奧多的全錄工程師說。事後,他隨即跳上車,直接趕回辦公室。不同於那些古板的全錄高階主管,他徹底體認到這項發明的重要性。賈伯斯認定自己窺見了未來,而他可不打算枯等全錄發現這一點。「就是這個!」他對他的團隊說,「我們一定要做出這個東西!」

一夕之間,由滑鼠操控的圖像使用介面就成了蘋果開發的核心焦點。不過,他們並不是要抄襲奧多。賈伯斯認為自己可以做得更好。他要把滑鼠簡化成只有一個按鍵,也要利用電腦的圖像能力顯示藝術字體,還要找出技術上的解決方案,把奧多高得離譜的價格大幅壓低,讓個人電腦能夠普及大眾。

不過,在他能夠做到這些事情之前,必須先向他的團隊提出簡報,分享自己看過奧多後所記得的一切,詳述奧多的特色、功能,還有設計。接著,他們要進行反向研究,從奧多的功能推測出那部電腦是怎麼製造出來的,目標是利用獲得的資訊研發出開創性的新機器。

創新者都在做的逆向工程

賈伯斯的做法不算不尋常。至少在矽谷,突破性產品經常都是奠基在逆向工程獲取的洞見之上。

如果當初康柏電腦沒有針對IBM的個人電腦進行逆向工程,並利用他們由此得到的收穫開發出可攜式電腦,我現在用來打出這句話的筆電就不會存在。

我現在握的滑鼠深受賈伯斯的影響,但這項發明真正的功臣也不是全錄,而是史丹福大學研究員道格拉斯.英格巴特(Douglas Engelbart)。他在一九六四年打造出一個木造原型裝置,利用內嵌的金屬圓盤追蹤移動位置。全錄對於英格巴特的這項發明並不陌生,他的辦公室距離全錄帕研只有九分鐘路程。

就連我現在用來撰寫這些文字的 Google Docs軟體,也不是憑空出現,而是仔細分析既有的文字處理應用程式之後的結果。

所謂逆向工程,就是系統性地拆解物品,以便探究其內部運作方式,從中獲取重要的洞見,而這種做法不只是科技產業引人入勝的特徵之一。對於為數驚人的創新者而言,這似乎是種自然而然出現的傾向,是先天的喜好。

過去,教育是屬於學術界的領域。到了今天,傳統教育已經跟不上社會發展的腳步。等到一項重要的創新在教室或者線上課程裡被提及,大概都是好幾年後的事了。教育機構的設計本來就不適合迅速創新的世界。

結論顯而易見。在當今快速變動且高度競爭的環境裡,積極進取的專業人士必須採取新的做法。這樣的做法又必須能夠讓人持續不斷增進技能,不必等別人來教你,你也能夠主動即時掌握重要發展。

而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把目光轉回地球上一個大多數專業人士都靠自學成功的地方:矽谷。

每個領域都看得見逆向工程

二○○五年,賈伯斯和蓋茲雙雙獲邀參加一名微軟工程師的生日派對。那名微軟工程師熱切地想要討好老闆,於是開始詳細描述自己正在開發的一項計畫,聲稱這項計畫將會為電腦帶來革命性的變化。那是一部平板—他說這件裝置將會讓筆電變成過時的產品。他一度半開玩笑地建議賈伯斯可以考慮購買授權,因為這種裝置將會對業界帶來翻天覆地的大改變。

賈伯斯表面上不動聲色,內心卻開始冒出了點子。

過了一年多之後,賈伯斯在舊金山踏上一年一度的麥金塔世界大會舞臺,舉起一件新產品。後來,蘋果就靠著這件產品成為全世界獲利最高的公司──這件新產品就是:iPhone。

這一次,換成蓋茲覺得自己被賈伯斯將了一軍。他在多年後透露了自己當時最初的反應。「老天,」蓋茲記得自己那時心裡是這麼想的,「微軟的眼光還不夠遠。」

不過,他們的故事之所以特別迷人,不只是因為其中複雜的糾葛,也不只是因為兩人數十年來在個人電腦的未來這個領域裡的鬥爭,而是一項遭到一般人忽略的關鍵程序,在兩人故事裡一再悄悄出現,而且總是在最大的創新背後扮演一定程度的要角:也就是逆向工程。(摘錄整理自《逆向工程》引言,方智出版提供)

 書名  逆向工程,你我都能變優秀的祕訣:全球頂尖創新者、運動員、藝術家共同實證

朗恩‧傅利曼(Ron Friedman)/著;陳信宏/譯

方智出版

定價:410元

 作者簡介 

朗恩‧傅利曼(Ron Friedman)

得獎社會心理學家,任職於羅徹斯特大學、拿撒勒大學和霍巴特威廉史密斯學院,也為政治領袖、非營利組織和世界知名品牌提供顧問服務。其研究常被報章雜誌引用,如《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

他同時也是學習和發展公司「ignite80」創辦人,該公司提供實際的策略幫助人們更健康、更快樂和更有生產力。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