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Distributed Cloud主要瞄準四種常見部署場景,Google網路邊緣部署、電信營運商部署、企業用戶邊緣環境部署、企業用戶資料中心部署都要能支援。Google希望在這4種場景中,都能提供與GKE一致的雲端原生應用的開發和維運環境。(圖片來源/Google)

當年舞臺上,一朵裝在四分之一高帶輪子機櫃中的Google Cloud分身,現在終於變成了一套可以部署在企業機房的軟硬體解決方案。這一步,Google足足花了4年。

2018年夏天,Next大會開場演講舞臺上,突然出現了一臺GKE實體主機,當時擔任Google Cloud雲端基礎架構資深副總裁的Urs Hölzle甚至當場宣布,要讓Google雲可以安裝到企業內部機房伺服器。不過,2019年先實現的不是Google Cloud的分身實體主機,而是混合雲軟體,整合Google Cloud所用技術和介面所打造的混合雲軟體產品Anthos。

Anthos是Google Cloud執行長Thomas Kurian上任後在Next發表的第一款產品。當時在亞太媒體採訪中,他就直言,GCP的戰略將轉於聚焦企業數位轉型旅程,一方面要善用超大規模的全球分散式基礎架構,其次要提供一套可以用來管理超大規模資料、提供AI/ML分析、提供應用程式開發的數位轉型平臺,以及支援企業協作模式的改變。

雖然當時Thomas Kurian喊出的目標是支援多雲跨雲架構的管理和維運,但Anthos初版,仍舊以容器技術為主,無法支援傳統的虛擬機器管理,甚至只能支援Google自家的公有雲為主,還無法延伸整合、管理其他公有雲。

2018年Next大會開場演講舞臺上,突然出現了一臺GKE實體主機,當時擔任Google Cloud雲端基礎架構資深副總裁的Urs Hölzle甚至當場宣布,要讓Google雲可以安裝到企業內部機房中。2019年先實現的不是Google Cloud的分身實體主機,而是混合雲軟體Anthos。(攝影/王宏仁)

K8s成為主流雲端原生技術平臺,強化Anthos跨多雲能力

2020年,隨著Anthos的核心技術,也就是K8s,成了公有雲巨頭們力推的主流雲端原生基礎架構,Anthos也跟著實現了支援多雲和跨雲的願景。但是,要用Anthos軟體來部署出一套自己的多雲混合雲基礎架構環境,仍舊不是一件容易的挑戰,而除了三大公有雲巨頭,各國也有不少電信業者、SI業者,雖然也逐漸採用K8s來推出自有公有雲,但要如何整合、管理這些二線、三線公有雲,成了跨雲管理的複雜考驗。

直到今年10月的年度Next大會,Google才真的推出了一套,可以部署在企業機房中的軟硬體解決方案,實現了當年舞臺上那臺主機想要達成的夢,直到今年,終於變成了一個真實的完整產品,可以透過一套單一平臺,來管理多雲、跨雲、混合雲,甚至是通吃企業內部機房的產品戰略,但是,Google Distributed Cloud這項產品還要等到2022年上半年,才會真正上市,讓企業真的買得到。

可以說,Google雲,足足花了4年,才真的推出了一朵可以打包部署到企業內部機房的私有雲產品,這個產品,就是Google今年Next大會上最重要的新產品Google Distributed Cloud。

在軟硬體層架構上,第一層是管理層軟體(自動化管理、維運管理、App部署管理),其次是控制層軟體(配置和政策工具、功能管理工具、叢集管理工具),以及底層的Anthos雲端原生平臺。(圖片來源/Google)

Anthos是Google Distributed Cloud的核心軟體,提供了多種版本,包括了可部署在多種公雲環境的跨雲版,可用於內部部署的本地版(Anthos on Premise)、在Google雲上的GCP版,另外還有可以用於Google邊緣環境、電信邊緣環境和企業用戶環境的Anthos裸機版。(圖片來源/Google)

GCP新戰略要瞄準邊緣應用和企業自有機房

GCP IaaS產品總經理Sachin Gupta用一句話來形容,這個新產品的戰略定位,「Google Distributed Cloud要把Google雲延伸到邊緣端和企業自己擁有的機房內。」他說,如同當年Urs Hölzle在臺上的宣示一樣。

原先Google力推的是混合雲軟體Anthos,並且讓企業可以自行搭配硬體。為何要進一步發展成軟硬體整合形式的產品?Sachin Gupta解釋,企業仍有大量本地端資料處理的需求、超低延遲網路的需求,以及高度機敏性資料和個資的管理需求。

未來還要落地更多AI產品,也瞄準主權雲需求

不只如此,搶進企業內部機房的落地部署需求,不是唯一目標,Google雲產品管理總監Gabriele Di Piazza更是直言,邊緣市場需求大幅崛起,未來1年有7成企業想要投資邊緣運算。至2025年會有75%的企業資料(將近50ZB)在邊緣產生和處理,到時候運用5G技術的IoT裝置,將會超過45億個。因此,他強調,不只是企業機房,Google Distributed Cloud的策略是,要把Google雲的基礎架構和服務,一併延伸到邊緣、各類資料中心和多雲環境上。

瞄準8大類應用和4種部署場景

「做一次,到處用」(Building once and running Anywhere)是Google Distributed Cloud的產品核心原則,因此,產品設計實作上,瞄準了8大類應用需求,包括了運算、網路、儲存和資料庫、AI/ML、資料分析、容器和無伺服器、開發和管理工具、第三方服務等企業常見應用需求,以及四種常見部署場景,Google網路邊緣部署、電信營運商部署、企業用戶邊緣環境部署、企業用戶資料中心部署都要能支援。Google希望在這4種場景中,都能提供與GKE一致的雲端原生應用的開發和維運環境。

第一種場景是Google在全球各地各國網路邊緣(Network Edge)據點。Google除了27個雲端區域中心(Region)之外,在全球200多國不同電信商或IS業者的環境中,也設置了146個邊緣據點來提供就近的雲端服務,有些是特別的POP邊緣據點(Edge Point of Presence ),採用了直通Google資料中心的點對點連線,來提高更低延遲高頻寬的網路環境。未來這些邊緣據點,也將可以部署多租戶架構的Google Distributed Cloud,成為企業雲端原生應用的部署環境選擇。等於可以讓GCP多了上百個子雲分身。

其次要瞄準電信業者、營運商打造自有公雲服務的需求,尤其是5G電信商也想要建立和提供一套雲端原生環境和服務,來提供超低延遲和更大頻寬的5G應用環境,搶攻如遊戲業者或影音直播平臺這類業者的上雲需求。這是Google想要搶攻的第二種場景。Google Distributed Cloud可以提供一種電信業用的網路虛擬化生命周期管理落地方案,讓營運商建立一個雲端原生架構的私有5G網路。

第三種場景和第四種都是企業內部的需求,一種是企業邊緣部署需求,例如大型連鎖零售業者在各地的據點需要各自的邊緣運算能力,或是分散各地的工廠、分公司等需要本地端運算能力的企業,能夠在地提供直接處理資料,不用回傳到總部或公雲上。最後一種則是企業想要在自家機房建立現代化應用的部署環境,或者能夠自行掌控主權的部署需求。

Google Distributed Cloud的部署模式中,有一種選項是主機模式(Hosted mode),不只可以完全部署在本地端,而且完全不需要連線到Google雲,企業可以自行決定要自己管理,或者是委託信任的SI來代管,後者就是一種新興的主權雲概念的服務。

Google在Google Distributed Cloud上想要建立的主權雲相關功能機制,包括在資料主權上,可以避免代管業者存取企業的資料,例如將加密金鑰儲存在雲外,更細緻的存取控制,甚至要保護使用中的資料避免遭側錄,而在維運主權機制上,則能限制特定供應商的部署地理區域,也能限制支援人力的私人存取,最後在軟體主權則要提供企業顧客可以完整控制自己的工作量,不會綁訂在單一供應商或廠商的技術上。

這三大類主權,是Google Distributed Cloud想要實現的主權雲部署形式,讓企業有一套可以放心委外代管的自有主權雲端環境。

鎖定第三、四種場景的Google Distributed Cloud主機部署模式,不只是鎖定企業內部需求而已,同樣也是可以用於搶攻5G市場的布局。Gabriele Di Piazza公開了Google新的5G戰略布局,要以Anthos為基礎,來建立一個分散式的電信業雲端原生5G網路環境,從基地臺(RAN)環境、分散各地的遠端邊緣機房,到Google邊緣節點來提供的5G容器化網路供能和MEC系統,到利用自家區域資料中心作為5G電信基礎架構的核心資料中心,都可以用Google Distributed Cloud這一套軟硬體產品,來提供上述四種不同環境的部署,例如基地臺和遠端邊緣機房就可以採用主機模式來部署。

這套產品不只用於和電信業者的結盟,早在今年Next大會之前,9月時,GCP宣布與德國大型SI業者T-Systems合作推出主權雲服務,當時沒有揭露背後所用的軟硬體技術,直到Next大會才揭曉,所用的技術就是Google Distributed Cloud產品線。另外也會在法國與OVHcloud雲端業者合推在地的主權雲,也使用了同樣的軟硬體產品來打造。T-Systems目前預計在2022年中正式推出這項主權雲服務。

Google Distributed Cloud的核心是Anthos軟體,也針對電信業和邊緣運算工作量對K8s進行優化,也搭配發展一個邊緣應用生態圈,納入網路業者和邊緣運算業者。

Anthos在Next大會上新發表的兩大新功能,更強化了Google混合雲布局的不足之處。一項是Anthos for VMs預覽版,可以使用Anthos配置工具對虛擬機器來進行宣告式的配置,提供統一的政策管理,也能具備應用程式層級的管理資訊透明度,並能夠搭配Anthos服務網格來進行一致的安全性管理。

Anthos for VMs可以用來連接vSphere的虛擬機器,來了解服務的執行狀況和效能,並管理虛擬機器和容器流量。另一種方式是使用Kubernetes開源虛擬化API KubeVirt,將虛擬機器原封不動轉移到Anthos來管理。

另一新功能則是跨雲整合度更高的Anthos新Multi-Cloud API,雖然Anthos目前可以管理AWS和Azure中的容器,但是透過這組新的API,甚至可以直接從命令列工具或是Google雲端控制臺,來對在AWS和Azure基礎設施上執行的GKE叢集進行配置和管理,提供更高的維運操作彈性。

「Anthos可視為是一個管理IT、網路、運算工作的通用控制和管理平臺,」Sachin Gupta解釋,基本可以提供6大功能,包括了應用程式生命周期管理、配置、維運和安全性、政策管理、服務管理、叢集管理,並提供多種版本,包括了可部署在多種公雲環境的跨雲版,可用於內部部署的本地版(Anthos on Premise)、在Google雲上的GCP版,另外還有可以用於Google邊緣環境、電信邊緣環境和企業用戶環境的Anthos裸機版,Google希望將這些環境都發展成雲端原生環境。

雖然Anthos可以管理AWS和Azure中的容器,Anthos剛發表的新Multi-Cloud API,可以直接從命令列工具或是Google雲端控制臺,來對在AWS和Azure基礎設施上執行的GKE叢集進行配置和管理,提供更高的維運操作彈性。(圖片來源/Google)

Google新5G戰略布局,要以Anthos為基礎,從基地臺(RAN)環境、分散各地的遠端邊緣機房,到Google邊緣節點提供的5G容器化網路供能和MEC系統,到利用自家區域資料中心作為5G電信基礎架構的核心資料中心,都可以用Google Distributed Cloud這一套軟硬體產品來提供。(圖片來源/Google)

軟硬體層架構大公開

在軟硬體層架構上,第一層是管理層軟體(自動化管理、維運管理、App部署管理),其次是控制層軟體(配置和政策工具、功能管理工具、叢集管理工具),以及底層的Anthos雲端原生平臺,可以對所部署的Google服務提供第一級支援,也能對第三方邊緣應用或網路功能提供第三級支援。

企業可以利用Anthos配置管理工具,來建立跨不同邊緣環境的標準化共用配置和政策。所用的Anthos裸機版本,則可提供一個管理旗下所有各類邊緣環境的整體視角,最底層的主機OS則由Google負責管理和安全。(採取主機模式部署時,則可由企業自行管理,Google提供軟體更新和升級,不需連線到Google環境)。應用程式可以使用Cloud CI/CD或第三方CI/CD服務來派送服務到各地邊緣環境。

三大公雲軟硬體落地競爭白熱化,虛擬化龍頭也參戰

三大公雲終於都相繼落地,推出了軟硬體整合的解決方案,來搶攻各種無法上雲的需求。但是,相較於AWS的Outposts,或是先後推出Azure Stack和Azure Arc的微軟,Google在這個領域的產品化腳步慢了許多。而從虛擬化技術龍頭VMware今年也宣布跨入多雲戰略,更如同Google一樣,以K8s為核心,打造可以跨多雲和本地雲的統一管理平臺。

面臨了雲端兩大巨頭的競爭,和地端龍頭的反撲,Sachin Gupta強調,面對競爭對手同類產品,Google Distributed Cloud希望從3點創造差異化,一是將更多Google的AI和分析產品,帶到更靠近資料源的環境,來提供即時性分析,其次是建立一個可以管理任何地方GKE叢集和VM的雲端化統一平臺,最後是善用Google雲的行星級基礎架構資源。

不過,Google靠這三大產品差異是否真能勝出?得等到明年上半年,Google Distributed Cloud正式上市後,加入實際市場競爭後,答案才會揭曉。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