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在Telegram社群上,成立了一個名為「IT Army of Ukraine」的頻道,作為每天發布任務指示的「指揮中心」,再由烏克蘭副總理暨數位轉型部長Mykhailo Fedorov透過Twitter等其他社群媒體,號召全球駭客志願者,加入他們的IT大軍,來攻擊Telegram頻道上發布的目標。

「在2022年,現代科技是回應坦克、火箭和飛彈的最好方法之一。」烏克蘭副總理暨數位轉型部長Mykhailo Fedorov,在自己的Twitter推文上為接下來一系列的IT戰爭寫下了註腳。跟俄羅斯拚軍事硬實力,烏克蘭雖然望塵莫及,但論IT實力,烏克蘭的資訊科技界可說是人才濟濟。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兩天後,Fedorov便宣布,要成立一支「烏克蘭的IT大軍」,用駭客,回擊坦克。

號召烏克蘭IT大軍,用Telegram群組指揮攻擊

烏克蘭在Telegram社群上,成立了一個名為「IT Army of Ukraine」的頻道,作為每天發布任務指示的「指揮中心」,再由Fedorov透過Twitter等其他社群媒體,號召全球駭客志願者,加入他們的IT大軍,來攻擊Telegram頻道上發布的目標。

點開這個Telegram頻道的頁面,超過30萬人關注的群組中,一篇篇用烏克蘭文和英語撰寫的貼文,指定著今天「IT大軍」的任務指示,或宣傳戰果的圖片。看不懂複雜的任務指示也沒關係,貼文的最下方會列出一排排網站或IP地址,通常就是今天的攻擊目標。戰爭前幾日的貼文,大多瞄準與戰爭前線最相關機構的網站作為攻擊目標,包括白俄羅斯或俄羅斯的機場、衛星地圖系統、鐵路及通訊系統等交通相關設施的網站,也列出了政府機關網站,如克林姆宮、地方政府、金融交易所和國營企業等機構。

各種金融服務系統,也是烏克蘭指揮IT大軍主要的攻擊對象。「俄國人民開始擠兌了!不如攻擊他們的ATM吧!」任務指示這樣寫著。俄羅斯各大銀行、網路銀行服務、網路兌幣所、ATM系統、加密貨幣交易管道等網站,也在任務發布後,頻頻發生當機,難以存取。尤其是在Visa及Mastercard信用卡組織停止在俄服務後,負責處理這些信用卡交易的「俄國國家支付卡系統(NSPK)」,更多次成了攻擊對象。

不只如此,烏克蘭發布的貼文指示,攻擊對象還包括了電子簽名服務、通訊產業、外送平臺以及自由職業外包平臺等。儘管這些目標,看似與戰爭關係不大,也成了烏克蘭攻擊目標,烏克蘭貼文給出的理由是,希望打擊所有支持普丁的俄羅斯人,造成它們的經濟損失。

烏克蘭的另一種攻擊型式,則是要求IT大軍投入認知作戰。在群組中可以看到,烏克蘭發動網路消息操作的分工指派情況,號召全球能影響網路輿論的人,例如行銷人員與部落客等,滲透進俄羅斯社群媒體引起戰事相關的討論,或是製作反戰的多媒體內容,對俄羅斯平民進行宣傳。同時,也要求駭客駭入告示牌、媒體、公家網站等公共系統,置入反戰訊息,並攻擊俄羅斯方的媒體和社群網站。

除了任務指示之外,烏克蘭也在群組內大力宣揚IT大軍的捷報、戰爭前線的訊息以及強化對立性的訊息,以鼓舞士氣。一張張俄羅斯網站服務被阻斷的圖片,來盤點著IT大軍的戰果,並寫著激勵用語:「做得好!接著也讓更多網站下線吧!」。

「烏克蘭的IT大軍」Telegram群組中,會列出當天重點攻擊的目標網域和IP地址。常見的攻擊對象有公家機關、金融機構、新聞媒體的網站,但有時候外送平臺也會受到波及。

「烏克蘭的IT大軍」Telegram群組中,會列出當天重點攻擊的目標網域和IP地址。常見的攻擊對象有公家機關、金融機構、新聞媒體的網站,但有時候外送平臺也會受到波及。

創造Twitter輿論和互動,拉攏科技圈同盟

除了在Telegram上「調兵遣將」,在推特上的宣傳戰,也是烏克蘭利用科技對抗俄羅斯的另一大戰場。烏克蘭在戰爭開打初期利用Fedorov的Twitter帳號「拉攏科技同盟」,呼籲更多科技界的企業主和社群,協同對抗俄羅斯。

Fedorov最常用的手法,就是在推特貼文上,使用措辭強烈的語氣喊話,直接點名企業執行長或總經理的帳號,例如「Mark Zuckerberg,當你創造元宇宙時,俄羅斯正在真正的世界裡摧毀真實的生命!」,多達28家科技界軟硬體企業主跟公司被點名,並附上烏克蘭官方對該企業的公文,來突顯正式感。主要要求內容,通常包含停止在俄國服務、銷售產品以及一切商業行為。兩大手機平臺業者Apple及Google,更被指定封鎖App Store和Google Play等特定服務。多數企業沒有直接回覆,但後續則公佈了制裁或抵制俄羅斯的作為,但也有少數業者,如SAP、甲骨文就直接在Fedorov推文下回應同意或表態支持,甚至跟Fedorov及其他推特用戶進行互動。

烏克蘭副總理暨科技轉型部長Fedorov,在Twitter上標註科技界各方企業和人士,呼籲他們一同抵制俄羅斯。

烏克蘭副總理暨科技轉型部長Fedorov,在Twitter上標註科技界各方企業和人士,呼籲他們一同抵制俄羅斯。

被點名的企業主中,以SpaceX創辦人暨執行長Elon Musk回應最積極,不只承諾提供Starlink網路服務和訊號接受器,也多次宣布追加支援電池、發電機等產品。Elon Musk帳號的追蹤人數高達7,800萬人,他與Fedorov和其他推文使用者的互動,以及多次發文挑釁俄方的行為,更讓這次戰爭和烏克蘭的IT大軍行動,帶來了更多的網路關注。

有些網路公司創辦人是烏克蘭人,例如全球最大支付平臺商Paypal共同創辦人Max Levchin,Paypal不只停止在俄羅斯服務外,更關閉了平臺上的俄羅斯籍電子錢包。由於Paypal先前在烏克蘭的服務項目十分有限,Fedorov趁此機會邀請Paypal落地註冊,提供更全面的服務。

除了標註個別的企業主,Fedorov更直接點名兩處美國科技重鎮所在地的州長,分別是矽谷所屬的加州州長,和西雅圖所在的華盛頓州州長,要求州長限制兩州轄區內的科技公司,包括Microsoft、Amazon、甲骨文和Google等,斷絕與俄羅斯的商業往來。烏克蘭不只直接對科技主喊話,也試圖透過政府機構影響所管轄的企業。

呼籲各大媒體平臺,抵制俄國官宣

認知作戰中,除了調遣IT軍隊中的駭客和行銷人員主動出擊外,烏克蘭也要求其他媒體公司合作,從Facebook、 Instagram等社群媒體,到Youtube、Netflix等內容平臺,甚至是媒體解決方案巨頭Globecast,都成為烏克蘭在Twitter上標註的潛在同盟。烏克蘭對媒體公司要求的制裁行動,通常包含屏蔽俄羅斯官方媒體頻道或內容、禁用俄羅斯帳戶、下架俄羅斯方廣告等。

儘管沒有正面在推文下方回應,這些平臺大都有採取各自的制裁行動。以影片平臺巨頭Youtube採取的行動為例,它們逐步從移除了俄國官媒的營利功能,到暫停全俄羅斯地區的營利功能,並屏蔽了俄國官媒和受到俄羅斯官方支持的頻道。

全網路市占率第二大的加密貨幣去中心化交易所Uniswap,在自己的交易平臺上提供了「捐贈給烏克蘭」功能,Fedorov也沒放過宣傳機會,在Twitter上公開感謝Uniswap,並要求平臺將此功能直接放到首頁,以引起更多區塊鏈社群的關注。

拉攏金融界巨頭,請求截斷俄國跨國金流

除了Paypal這個第三方支付服務外,烏克蘭也在Twitter號召Visa、Mastercard、Swift及中國銀聯等金流服務提供商,共同停止在俄國服務,以截斷俄國的跨國金流。Visa和Mastercard都在戰爭初期就停止了在俄服務,Swift則是由歐美國家共同宣布,將除名部分俄羅斯銀行。不過,中國銀聯則沒有回應,也沒有跟進制裁。

戰爭開打之初,Fedorov就在Twitter上貼出比特幣等加密貨幣鏈的錢包地址,請求社群小額捐款。他也要求社群肉搜出俄羅斯和白俄羅斯政治人物的加密貨幣錢包地址,更對不特定加密貨幣和NFT交易平臺喊話,希望它們封鎖俄國的電子錢包及帳戶。

社群回響毀譽參半,區塊鏈圈尤其兩極

在Fedorov拉攏同盟的推文下,常見的反應是社群使用者附和,並一起標註被點名的企業主或單位,呼籲跟進制裁。當被點名的企業直接在留言中正面回應時,更會引起不少使用者的正面回響。

然而,在這些推文的留言中,也出現了另一股質疑烏克蘭這種IT制裁俄羅斯行為的聲音,批評對平民的日常活動甚至經濟活動下手,不僅「打錯人」,更難以對戰爭情況發揮實質影響。尤其當Fedorov的發言直接針對俄國平民時,留言中社群反動的聲浪尤其激烈。

其中一股質疑聲浪就來自區塊鏈社群。儘管區塊鏈圈中不乏知名人士和平臺公開協助烏克蘭,但大力提倡「去中心化」的區塊鏈社群質疑,認為Fedorov號召圈內社群及公司對俄羅斯發動制裁或攻擊的舉動,牴觸了圈內價值觀。

對科技界的企業和IT人才,出於正義感對俄羅斯進行制裁和攻擊,IDC半導體集團副總裁Mario Morales評論,這是很有趣的現象,儘管這些舉動或許沒有決定性影響,但凸顯出科技界為了促成和平,所做的嘗試。除了目前已採取手段之外,他更建議,可以嘗試讓溝通管道暢通,讓俄羅斯人可以不受到普丁政府的內容管制蒙蔽,了解到戰爭的真實情況。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