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戰爭爆發之後,全球各地掀起各種支持烏克蘭、抵制俄羅斯的風潮,曾經在科技網路產業服務過的文化大學財金系助理教授陳曦表示,相較於過去五十年發動的各種戰爭,2022年這場戰事,出現真正癱瘓各種網站服務的網路攻擊,散布各種假消息、試圖帶風向的資訊戰,甚至有許多科技大廠,自主中斷在俄羅斯提供的網路服務等。(攝影/洪政偉)

圖片來源: 

iThime

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即便仍有不少戰亂,但大多是區域衝突或是國與國的邊界戰爭,即便之前美國打了十多年,才宣布從阿富汗撤軍的阿富汗戰爭,仍然聚焦為區域衝突。

不過,俄羅斯總統普丁從2月24日正式對烏克蘭,以「以烏克蘭非軍事化和去納粹化」為名發動戰爭開始,全世界的目光便緊盯著烏克蘭和俄羅斯。不僅是因為全球媒體全天候關注這一場戰爭,也因為各種社群媒體的普及,更直接讓庶民眼中的兩國戰爭型態,隨之擴散到全世界。

這一次戰爭和五十年前戰爭更大的差異點則是,許多全球性的科技服務業者,在第一時間,便透過其全球影響力,開始「介入」這一場戰爭。這也使得烏克蘭戰爭一開打,便成為全世界注目的焦點。

不過,只要發生戰爭衝突,對於打仗兩國甚至區域,都會帶來政治、經濟,甚至是軍事上的衝突。

曾經在科技網路產業服務過的文化大學財金系助理教授陳曦表示,這次的烏克蘭戰爭和過去五十年所發動的各種戰爭有著極大的差異,當中,最顯著的部分在於:在網路全球化的情況下,不管是真正癱瘓各種網站服務的網路攻擊,或者是散布各種假消息、試圖帶風向的資訊戰,甚至有許多科技大廠,自主中斷在俄羅斯提供的網路服務等,這些都是以往戰爭看不到的現象。

從更長期的影響來看,他說,從這個戰爭也可以觀察到,慢慢有許多品牌業者為了確保供應鏈的安全,甚至開始願意提高成本,選擇在距離客戶較近的地方生產,這也帶來所謂的供應鏈短鏈現象。

陳曦認為,網路和各種科技業者提供的服務,將全世界民眾串連在一起,也因此,即便是小範圍的區域衝突,也可能對全世界帶來星火燎原的影響。他坦言,臺灣面對同樣擅長網路戰和資訊戰的中國時,是否具有能在關鍵時刻抓住全世界眼光的人,可以在各種網路戰和資訊戰交鋒時刻,進一步掌握澄清假訊息的步調,並在確保供應鏈安全的情況下,兼具成本效益等等,這些都是臺灣可以從這場戰爭中學習到的功課。

透過打造統一戰爭資訊網站,遏止假消息散布

烏克蘭戰爭爆發初期,其實已經有許多訊息在網路流傳。光是俄羅斯是否會發動地面戰爭,是否會如期開打等,在相關資訊未被證實之前,其實都是假消息、資訊戰的一環。

充斥各種假消息的烏克蘭戰爭,也大大影響民心士氣和軍事決斷。陳曦表示,從這次網路戰爭可以發現,很多民主國家都站在支持烏克蘭這一方,全世界有很多駭客組織,例如匿名者,也出面協助烏克蘭對抗俄羅斯,癱瘓俄羅斯重要網站服務等。

此外,烏克蘭為了遏止假消息散布,很快成立單一的戰爭資訊網站,藉由各種透明的資訊,反而讓戰爭中的各種假消息沒有用武之地。

看到原先烏克蘭政府的科技產業單一窗口,在戰爭期間變成號召全球資訊產業支持烏克蘭的窗口,臺灣也要從中思考到:如何做到大外宣,政府、企業、民眾等,又該如何扮演好各自的角色;甚至於,澤倫斯基也透過推特鞏固民心、士氣的作法,臺灣相對應的作法又是如何呢?

美國從一月開始,就向全世界警告,俄羅斯演習部隊留在原地並延長演習時間、且沒有回到俄羅斯,根據這些跡象,他們看出俄羅斯即將會有大規模入侵烏克蘭的行動。但多數專家學者和媒體都認為,俄羅斯和烏克蘭在頓內斯克的區域衝突,應該都只是小打小鬧。但事後卻證明,美國先前一直提出警告的情資是正確的。

美國擁有精準的情資,可以掌握俄羅斯動向,他們之所以能夠如此,主要是精準掌握透過包括網路、電信通訊、金融領域等面向的情資蒐集,以利最後的決策。實際上,陳曦認為,最重要的重點是,美國提出戰爭警告的事情之後,最終決定該採取哪些因應的作為,就變得很重要,例如:帶風向的操作手法,就包括:預警俄羅斯大軍將入侵烏克蘭,不管是警告或是放話等系統性作法,詳情可能都必須等戰爭結束後才會比較清楚。

從此次烏克蘭戰爭爆發初期,就可以看到美國本身已經在動員網路司令部進行作戰,許多高科技公司也立即發揮其影響力,立刻提供相關的網路支援。以美國第一時間宣布進行半導體制裁,晶圓相關產品不賣給俄羅斯的作法來看,顯然,美國的國安體系應該早就已經納入相關的高科技公司,做好事先的溝通了。畢竟美國總統拜登自從上任以來,和高科技公司的聯繫就很頻繁,早就建立相關的溝通管道。

透過帶風向、拼聲量和導流量,形塑正義形象

烏克蘭戰爭的爆發,突顯出「戰爭其實沒有國界」,像是西方國家支持烏克蘭,中國支持俄羅斯等,而這也形成兩個世界的對抗。不過,陳曦也從這些舉目所及的各種網路活動中,觀察到一些烏克蘭之所以可以在網路高舉正義之師的操作手法,歸納出「帶風向」、「拼聲量」和「導流量」等三種網路行銷的手法。

首先,陳曦指出,這次烏克蘭戰爭,美國最早預警俄羅斯將對烏克蘭發動攻擊,世界其他國家都傾向:俄羅斯不會發動實體戰爭,但可能是區域衝突,而當俄羅斯真正出兵攻打烏克蘭時,這也證明美國先前的預警是正確的,也讓他們有機會為這場戰爭直接定調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歐盟隨即跟進這樣的說法,進而引發全世界的認同。他說,這就是名符其實的網路「帶風向」操作方式。

再者,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在社群媒體上的各種發言,和他死守總統府,以及在基輔大街上的自拍,在在都激起全世界支持烏克蘭的網路聲量。他認為,澤倫斯基透過網路「拼聲量」的方式,形塑烏克蘭在網路上的正義形象,吸引全世界更多的支持。

最後的手法就是導流量,虛擬網路的風向和聲量,都必須要能夠「變現」財能夠展現其價值。陳曦表示,包含美國、北約國家在內,雖然沒有出兵支援烏克蘭戰爭,但透過同意提供武器設備的方式,作為另一種支援的手法。但這些武器裝置都需要有足夠的資金財能夠購買,陳曦表示,烏克蘭透過虛擬貨幣的捐款方式,不僅突破各界金流烏克蘭的管道,更成功將網路世界的年輕世代與烏克蘭拉在一起。他說:「加密貨幣捐錢的金額或許不高,但這種捐助前方帶來的網路效應,卻遠遠大於捐款的金額。」

號召IT大軍打科技戰,科技業者紛紛表態支持

烏克蘭數位部長直接在推特上號召「IT軍隊」(IT Army),請求各界支援烏克蘭外,甚至直接點名全球五十位科技公司或相關服務的創辦人,以正式公文發函的方式,希望這些創辦人都可以出面表態,站在支持烏克蘭這一方,甚至可以營造全球和烏克蘭聯手對抗俄羅斯的態勢。

在被點名的科技創辦人中,特斯拉執行長伊隆馬斯克更直接在推特上回應,表態將提供星鏈(Starlink)低軌網路衛星服務給烏克蘭民眾使用;臺灣華碩科技創辦人施崇棠,就是烏克蘭數位部長希望能夠表態的臺灣科技業代表之一。陳曦認為,從網路行銷的手法來看,這是一系列很成功的操作方式,真正把網路世代的空戰表現得淋漓盡致。

有許多美國科技公司在第一時間便站出來表態支持烏克蘭,陸續終止提供相關的服務,甚至也有企業宣布退出烏克蘭市場,解散當地辦公室等。而這些科技公司的表態手段,陳曦認為應該算是經濟制裁中的一種手段,畢竟,現在烏克蘭戰爭打的是複合式戰爭,結合政治、經濟、網路、認知作戰,以及各種科技手段的綜合戰爭。

不過,以往認為在地面戰爭正式開打前,會先打一波網路戰爭,特別會鎖定事先癱瘓重要的關鍵基礎設施。但此次俄羅斯攻打烏克蘭核電廠是透過地面戰的方式進行,而不是透過網路事先癱瘓核電廠的作法來看,究竟是因為網路先行的資訊戰失效,還是烏克蘭對於油水電等關鍵基礎設施已經事先做好防禦呢?他表示,或許要等戰爭結束,才會更清楚確認中間的落差。

不過,網路戰是一種以小搏大的不對稱戰爭,要做到爭取全世界KOL,包括駭客的支持,誰扮演這樣的角色很重要,而臺灣有適合扮演這個角色的人選嗎?

因為烏克蘭與歐盟土地相連,西方國家對烏克蘭處境的同情、理解程度高,但對於臺灣面對中國威脅的處境,仍是相對模糊的情況下,他認為,資安即國安,怎麼讓資安意識也變成國防安全意識,真正做到全民國防,才是臺灣要從烏克蘭戰爭學習的課題。

貼近客戶需求,加速供應鏈從長鏈轉變成短鏈

烏克蘭戰爭開打後,短期對於供應鏈並沒有太大影響,像是台積電先進程漲價20%、一般成熟製程漲價10%,就已經事先納入原物料和稀有元素短缺、必須從其他供應商進貨的因素在內,也做好相對的避險手段,「其實,美國聯準會是否生息,對於科技業的影響,比烏克蘭戰爭還大。」陳曦說。

他指出,從美中貿易大戰之後,許多工廠開始撤出中國,改道東南亞其他成本更低的國家設廠;而COVID-19疫情之後,開始重視供應鏈的韌性,雞蛋不可以放在同一個籃子裡,不僅開始分散採購,也將工廠設在不同地方。

不過,他觀察到,烏克蘭戰爭爆發的長期影響便是,品牌業者開始透過併購和參股的方式,促使供應鏈開始走向短鏈。陳曦說,以往為了成本,會到成本低廉的國家設廠,但從美中貿易大戰、疫情一直到烏克蘭戰爭爆發後,在在都發現,為了保障客戶的安全、更貼近客戶的需求,客戶可以接受成本增加,而且這個趨勢已經是現在進行式。

所謂供應鏈短鏈的意思就是說,如果客戶覺得在美國生產是安全的,就必須設法將工廠設在美國,此時,成本就不是最重要的考量,安全才是!而這個議題的重要性,在烏克蘭戰爭爆發後更為明顯,但主要發生在高科技產業,一般的傳統製造業仍以降低成本為主要考量。

以台積電為例,美國要求台積電到美國設廠,就是為了供應鏈安全,不希望重要的晶片一旦遇到戰爭或疫情等,就會受限於他國而無法取得關鍵元件。對此,台積電便意識到全球運籌的重要性,臺灣的運作模式能否複製到美國呢?如果不能,如何透過統一的私有雲架構維運呢?面對國外設廠,又該如何吸引國外優秀人才等等,都成為台積電因應供應鏈安全的配套作為。

為了解決供應鏈短鏈的問題,也出現虛擬短鏈,也就是把生產製造所有的參數資訊透過虛擬環境作資訊分享,客戶可以遠端連進虛擬環境中線,製造過程依照客戶要求修改,也可以線上檢視,目前台積電晶圓片生產啟動的按鈕是交由客戶按的,客戶也可以決定生產形式和產品週期,真正把開工生產的決定權交給客戶。

陳曦表示,供應鏈短鏈是未來的趨勢,透過數位轉型,把代工變成服務,貼近客戶需求並確保供應鏈安全,台積電的作法是未來因應供應鏈短鏈的產業布局最好的範例。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